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全年资料内部公开36码 > 强制后台打开 >

广州城管拆别墅区违建 业主威胁有后台

归档日期:06-17       文本归类:强制后台打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广州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别墅区,别墅区里面63栋别墅里有61栋都在重建、改建,甚至扩建。那么有人就问了,会不会因为这是因为它们是有钱人的豪宅,所以就不能够动它们呢?其实也不是说,因为就在前两天,这些别墅里面的豪宅违章建筑说拆也就拆了。但我们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件事情说慢那么慢,而说快一下子就能够快起来呢?

  央视《新闻1+1》2010年6月16日播出《墙内:不是盲区,更不是特区!》,以下为节目实录:

  63栋别墅,61栋存在加建、改建、扩建行为,违章建筑持续近两年,最近几天,广州市二沙岛一带的密集违章别墅成了当地民众最关心的话题之一。

  6月11日,广州市越秀区政府市城管执法局组织多个职能部门对二沙岛宏城花园2栋违法建设实施强拆。

  请你打开你的门,如你不打开我们将强制进入……好,开。行了,先把他这个棚架给他拆掉它。

  当地电视台节目片段:市长一发话,城管就马上开展了一场强拆行动。据说以前不敢拆,不好拆,是因为有业主曾经威胁“我有后台”,“我认识某某,我找他来”,这一回市长态度很坚决。这事儿其实全城的老百姓都在看,如果权贵们的违章别墅你不敢拆,那么下次你再拆小百姓砌的那个鸡窝,你就做不到理直气壮。

  事实上,这不是万庆良第一次表达类似的态度。今年5月底,他在一次报告会上痛批一些荷包比较胀的人变得不文明起来,并举出二沙岛别墅区存在大量违章建筑的例子,他表示“别墅区都有违章建筑存在,那城乡结合部、农村的违建就更加不可控制”。那么二沙岛上究竟是一些什么样的违章建筑呢?

  广州二沙岛一带别墅众多,是广州豪宅区的代表,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在这个名叫宏城花园的校区,记者看到有多栋别墅被围遮,并搭起施工棚架,这些别墅比原有别墅明显高出一截,在花城苑有些原本三层高的别墅也长高至四层。记者了解到,在过去近两年的时间里,这里63栋别墅中,有61栋进行了不同程度的违章建设,采访中宏城花园校区的物业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每次发现违建都会报送城管部门。

  从苗头出现到改建成风,是什么让城管方面一直不能妥善处理,广州市城管局执法人员坦言,对于二沙岛的违建问题,处理难度比较大。规划局则声称在两个月前就发文给市城管委,要求查处并恢复原貌,但直到市长两次讲话之前,违建设施一直没有人管。对此有广州市民就发出了“走鬼难打,富豪难动”的感慨。

  据了解,从6月11号先期开拆的两栋别墅,将在4、5天内拆完,而据有关部门的计划,如果违建别墅户主不自行拆围,城管执法局仍将进行强拆,并将于亚运会召开之前拆完。

  昨天从市城管局获悉,广州二沙岛宏城花园已经立案的15栋违章建筑的业主已经做出了限期自拆的承诺,最迟在7月21号之前将会拆除完毕。

  63栋别墅只有两栋没有违章建设,近两年时间,一直没有得到处理的违章别墅,最近在社会的关注下被强拆,广州当地的媒体评价说,两次打雷,广州市场两次怒斥后,二沙岛昨日终于下了场暴雨。

  岩松你怎么看当地电视台的评论里面,把老百姓的鸡窝和富人的别墅放在一起,并排这么评述这种做法?

  这个事一出来,大家的直觉有点像广州版的北京打击天上人间,就是说向特权和权贵挑战,其实性质不太一样。这件事情我也注意到了,不管是广州的电视台,包括其它的媒体,包括跟帖评论等等,都把它定位在有钱人和没钱人之间的关系。包括你看广州市市长万庆良所说的一短话:“如果有钱人都管不住,那穷人还怕什么啊!一定要好好查一下,二沙岛都搞违章建筑,那广州还用管吗?”针对这个行动我们坚决支持,但是这句话我觉得这里有值得商榷的两个地方。第一个,管有钱人是不是为了管穷人,我想不是,这一定是一种误解,我想市长说这个话也不是这个意思。第二个,这件事可不是有钱和没钱的问题,不是富人和穷人之间的问题,而是公权力和私权力之间的矛盾问题,不管是谁,遇到这种情况,都应该人人平等,在法律面前,所以不能破解为是富人、穷人之间的这样一个问题,这里的误区很大。

  但是这事为什么会有人往这方面理解,刚才短片里面有位老伯也说了,他说富人有特权,而且刚才在短片里面我们也看到,在高档别墅区里面的违章建筑,两年了,没有任何拆除的迹象。但是如果在胡同里面的一个鸡窝,说拆那肯定就能拆,这个难度是不一样的?

  其实之所以我们所有的人应该去看待这个事情,变成另一个角度去看待的话,谁说富人就可以随便地私搭乱建呢?同样的道理,不管是有钱人,还是没有钱人,去做违法和不对的事情的时候,都应该处理。这里头值得反思的,一方面我们要鼓掌,现在针对特权阶层已经开始坚决强拆,但是只是脚手架都拆了,因为接下来他还要做一些怀柔的政策,希望户主自觉拆除,因为也有人担心,你在强拆的过程中,会不会把人家原来合法的给拆了。第二个,他要思考的事情是,如果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近两年的时间里,他慢慢地在建,60多栋里头,绝大多数都有私搭乱建的,您为什么那个时候就没开始把它管住呢?所以到了这样一个关节点上的时候,用这样一种强力的方式去拆除,所以我觉得司法部门也有非常值得反思的地方。

  但是你看违章建筑理应就是应该由城管部门管,但是它两年多了,他不是没管,他是管不住,他说管不了,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而且一定要让市长生了两次气,发了两次怒,一次都不够,两次才把这个问题解决。

  其实我们先来看这个法律,你最后发现,在我们平常关注很多新闻的时候,一出现这个事情,让大家很气愤,但是一找法律,法律全有,而且早就有了。比如说《城乡规划法》第64条明确规定,你没有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那肯定就是不对的了。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限期拆除,不能拆除的没收实物或者违法收入,然后还要罚款。

  好了,回头不管是在你看到的,还是我看到的在北京,或者别人看到的在天津或者在上海,或者新闻当中在广州,我们随处都能见到私搭乱建,现在导致物业非常愤怒,但是又没着,不得不把自己的业主起诉到法庭上,但是在执法的过程中,好像慢慢就没了动静了,慢慢大家觉得无所谓,继续私搭乱建,我知道不对,但是我也得干,因为没人能管,所以形成了这样一个局面。我觉得在广州这次在二沙岛所采取的这样一个行动,同样具有这样的一个背景。

  另外我觉得这里有一个大的背景,中国每一个人买到的房子的土地不是自己的私有土地,因为中国只有70年的土地的使用权。但是墙一围就意味这块儿是自己的了,这是中国跟国外不一样的地方,也许在国外的时候是人家要起诉你,我愿意怎么干,怎么干,当然除了传统的古典的街区有规划之外。那么在咱们这里只有使用权,因此它就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等等,你私搭乱建就没有这样的许可证,所以这个矛盾要回到我们自己在中国所面临的现实的面前。

  我们接下来关注一下,为什么在广州的这个高档别墅区里面,当地的城管部门却管不了,管不好,听听《南方都市报》记者对这个问题的采访。

  其实城管是有委屈的,城管一方面在确认违建的过程中,他要报规划局,规划局会给他一个回函,来确认是不是违建,这个就有一个时间,这个时间是没有一个上限的,规划局如果半年不答复你的话,那么城管就好像显得半年没有举动。然后就算规划局确认了违建之后城管局又要报到政府,政府有了强拆令之后,他才能强拆。政府还是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又是板年不答复你,那么好像城管一年什么事都没干,所以这里面城管其实也是有委屈在的。

  这只是一个指向,我觉得第一个,假如说人家后台很硬,那好了,这次不仅要强拆,还要公布都有什么样的后台,你遇到了什么样的阻力,把你的委屈亮在大家的面前,大家一起去监督,帮助你,我觉得这一点是很重要的。第二点要思考的就是强拆老百姓的房子的话,媒体或者社会各界就会很愤怒,你不能强拆,你这是侵犯人的权利。但是同样的,强拆即使是有钱人的房子的时候,咱也要规规矩矩地把法律,把规矩亮在面前,咱不能说因为大家很愤怒,所以就拆了它,这样同样会有一天还会再次让所有没钱的人一样倒霉,因为法律和规矩都不在了。所以我觉得这一次广州市还是相对比较克制,你看进门前还大喇叭播一下,也下发规划书等等,接下来我觉得不只是二沙岛,二沙岛相当于什么呢?相当于北京的后海,在广州很透气的地方,里头有星海音乐厅,有酒吧,当然是广州人很愿意去的地方。那好了,这儿要么有钱人,要么就是有权的人,或者怎么样。立一个样板,接下来把广州其它也存在这样的问题都整治一下,我可真的不希望这样的举动仅仅是为了亚运会,那下一次办亚运会就不一定是广州这座城市了。那我们下一次执法的动力又来自哪呢?全国其它没办世博会,没办北京奥运会,没办亚运会的城市,是不是就没有这样执法的动力了呢?没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动力呢?我觉得要从大赛或者大事之前的紧急行动过渡到日常生活的面前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样的话,我们才会真的开心。

  有一个疑问,我不知道你怎么看。比如说这是发生在,它一关门这是我自己的天下,你说我危害了公众的利益,我怎么危害,我只不过是在我自己买的这个别墅区里面私搭乱建而已?

  表面是这样,刚才我已经说了,首先二沙岛是一个类似,其实还不太一样,类似北京后海那样的一个很透气的地方,大家的夜生活都愿意去到那儿,本身它就具有一种开放的公共性,任何一个建筑在这个规划里头,它都要符合整个这一个岛的总体的氛围,你要是把厦门的鼓浪屿自己都乱盖,最后都给盖成很高很高的楼,这个岛就毁了,这是第一个公权力的问题。

  第二个公权力,法律明确在这儿写着,你要有规划证,或者怎么怎么样才能够去建,没有你就建了。那将来这种行为在你这儿存在,那凭什么在其他地方就不能存在呢?违法面前是不是也人人平等呢?就是违法的行为是不是也人人平等,你可以这样做,我就可以在其它的地方也这样做,你这儿虽然有围墙,我那儿没有围墙,但是我也同样可以做,我们性质是一样的,这最可怕的地方,所以捍卫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为了杜绝出现违法的事情也人人平等。

  在广州的别墅区里面的私搭乱建是在一种间接的方式在损害着公众的利益。那么接下来我们看到在杭州的西湖,一些有钱人在用一种比较委婉的方式,再跟公众利益进行抢夺。

  可惜,的确太可惜,如今人们只能通过照片去凭吊情人湖曾经的小桥流水。黄女士这样的遗憾已经无法弥补。大理市曾经提出要将洱海公园打造成云南省内,乃至国内一流的城市公园,让市民有个休闲渡假的好去处。但现在作为洱海一部分的情人湖水面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违规建设的别墅,公园已经变成了一些人的后花园。

  与此处的情人湖千里之隔的杭州西湖没有遭遇前者那样不幸的命运,但是却被人用另外一种方式,拉远了想与之亲近的人们的距离。

  著名的“西湖十景”之一的曲院风荷,夜色中的景区没有了白天的喧嚣与热闹,多了几分神秘与幽静,景区中的这家杭州大厦西湖会采取会员制的经营模式,400元左右的最低消费价格,优雅地将一些普通游客挡在门外。

  我完全不能理解这种现象,有好些建筑好像是那种书院一样的建筑,历史性的建筑,这种怎么能为私人所占有呢?

  西湖风景区的经营场所共有570多家,有些高档会所租用的甚至是有名的古建筑,会员制的门槛使人们欣赏西湖的角度被金钱所分割,一些名胜古迹向游客开放的时间和区域也被一些所谓的经营方更改。

  早在2002年杭州市政府就把建设环湖绿地,实现还湖于民,列入为市民办的十件实事之一。当时为了拆除阻隔游人视线的房屋与高墙,很多单位和个人都做出了牺牲,其中不乏世代生活在西湖边的家庭。但是现在,一些旧居古宅以及周围的草坪花园,却又被一些企业单位和个人以各种名义又圈了回去,这是一个让人遗憾的现实。

  程排超(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法制办):那么我们讲,这个房屋啊,其实说白了,产权也是国家的,那么这个在某种程度上,也保证了国有资产的一种收益,一种保值增值的问题。第二个,从他的支出来讲,我们讲,并不是讲以更多地去投资啊,赚取更多的钱为目的,所谓的营利为目的,而是这笔钱投入到风景区的保护管理当中去。

  面对多方质疑,西湖管委会的有关认识似乎并不认同,但是在本月11号西湖景区管委会又做出了这样的回应,景区所有场所必须面向全社会开放,并且不得设置最低消费。

  从惨遭灭顶之灾的大理情人湖,到被部分“富贵化”的西湖。本是大家共享的公共资源,却被变成了少数人所独享的私人物品。违章的、违规的,违背情理的,总结起来都是违“心”的。

  刚才短片里的情况,其实分成三种,这三种我们对待它的方式应该是不同的。第一种是像洱海那种大家的湖给填了,情人湖给填了,然后盖成别墅了,变成少数私人独享的风景,坚决应该拆除,虽然现在大家还在议论该不该拆,我觉得建设应该拆除,还景色于百姓,这是第一种。回到西湖这儿又分成两种,西湖的第一种是我觉得也应该改变,第一种是什么呢?变成了会所,只能是少数人的特权,你要么是有会员证,或者因为钱,或者因为权,你拥有了进入这个美丽风景的权利,其他人连进都不可能,那我觉得这个应该坚决改变,应该回到人民的西湖,既然不是有说老百姓的西湖,或者人民的西湖这样一种说法吗,那这样的一个无形的高门槛是坚决也应该改变的。第三种我觉得值得我们大家共同去探讨,就是说西湖周围也有一些商业兴的营业场所会比较贵,价钱成为一种门槛,我们是不是该严打呢?我觉得这个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我们应该谨慎。因为就像如果所有的东西我们规定必须全部是便宜的,那么是不是就是对的呢?市场环境下是不是要有梯次的这种选择呢?那建在西湖边上的五星级宾馆因为它价格比较贵,是不是也应该拆了,全部变成旅社呢?我觉得这里的确在第三个问题上,我觉得我们不能因为人有情绪,立即就做出个结论,这也应该改变。因为在西湖的周边,应该是大部分是符合百姓的消费的,但是也会有一部分由中档或者说变成高档,但是它不应该有门槛,你是不同的人都可以在这儿消费。

  但是这里应该有一个比例的问题,所以我说面对西湖的问题,主要第一个是规划,应该有个明确的规划,在我还给人民的西湖,现在西湖变大了,好多人不知道最近几年去没去过,不仅有传统的西湖,它已经向西发展的很大的一部分,而且西西湖非常漂亮,那么在这么一大片的区域里应该有一个很好的规划,我什么级别的消费层次的营业场所该有多少,然后到一定的什么,我又要限制性地发展,也要有,我觉得规划应该交给老百姓,展现,让大家一起去监督。

  第二个要有一个市场性的管理和监督,你比如说像我刚才说的会所已经变成私人的东西,恐怕就不合适。但是我反过来想问的是我们一片猛批可是那个钱交给谁了呢?那些会所肯定是交了很高额的一年的租金,或者几年的租金,恐怕也交给当地的这种西湖的管委会或者怎么样了吧?就像刚才说我们是用这笔钱去改造西湖的等等。那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大家都一起都出来说说呀?

  这种方式不是也不失为一种好的方式呢,我用你租赚的钱然后再回过头来护理西湖?

  我觉得在目前的情况下,都是一个分寸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一个分寸和比例的问题,如果说西湖边没有任何一个高档的消费场所,可能也不对。但是如果慢慢地被高档的消费场所全部挤占,西湖毕竟全国只有一个,那恐怕钱的力量还是巨大的,如果没有规划,没有一种约束,慢慢就会使那些符合平民百姓的消费场所将越来越少,这才是可怕之处,所以我觉得应该有一个……

本文链接:http://ravynhart.com/qiangzhihoutaidakai/216.html